一个网球

无泪沾巾

@花栗鼠 对不起没写你的高李梗…小文赔罪

我是汉东大学文学院的一名学生。文学院你们懂的,男女比例的失衡可以排进所有专业前五。随便拎出一个普通男生几乎都有个优秀的女票。

我喜欢的男生前天在文院的新年晚会上演奏了手风琴,一曲贝加尔湖畔让许多女生尖叫不已。

他很帅气,很优秀。可我们交谈很少,我甚至不敢问他有没有女朋友。

我太普通了。

为了凑学分,我参加了一个讲座。

我看到他坐在报告厅前排的位置。

也许这是缘分吧。我怀着这样的心事,坐到了虽然靠后,但能看到他的地方。

作报告的人是位看起来挺威严的大叔。他的眼神扫视全场时我想起了高中的教导主任,不由自主打个哆嗦,装出认真听讲的样子。

主题是说话的技巧。听说这位叔是学校费好大劲请来的,他退休前是个大官。我不关心这些。

大叔作自我介绍时,我看着我喜欢的男生,脑中飘荡着贝加尔湖畔的旋律,仿佛已经身在北国。

在我的怀里 在你的眼里
那里春风沉醉 那里绿草如茵
月光把爱恋 洒满了湖面
两个人的篝火 照亮整个夜晚
多少年以后 如云般游走
那变换的脚步 让我们难牵手
这一生一世 有多少你我
被吞没在月光如水的夜里

“我今天要给你们讲怎么说话。在那之前,我想起了点别的。并不是今天的主题,我也犹豫到底讲不讲。可是看见你们这些年轻的面孔,我还是想讲出来。”

大叔的声音挺有磁性的,很抓人。我不知不觉又回到了讲座现场。

“我的一个老伙伴,几天前刚走。”

现场静得很诡异。

“他比我大几岁,可我知道他身体一向挺好的,认识几十年了,从没听说他有什么病。当时真的很突然,认识他的人都觉得简直不可能。我当天晚上尽量找了一些他的照片和讲话的视频。

他叫高育良。培育良才的育良。他曾经是汉东大学的老师,不过我想你们肯定不认识他吧!他还曾经是这里的杰出校友——因为一些原因被拿掉了,所以你们不认识。多少年了。

你们看,这就是他——风度翩翩,是不是?我特别想给你们放他讲话的视频,不过我的电脑好像不太好用,今天是没有机会放了。当时他的选修课都是爆满的。非常有魅力的一个老师。是的,还是称呼他为老师比较合适。

我和他一开始关系也没有很特别。我听过他的课,这说明不了什么。有机会共事的时候,我俩算不上很和睦,经常意见相左,偏偏还经常被分到一起工作。

可是如果抛弃我们之间的隔阂的话,他是个不错的人。他脾气非常好,和几乎所有人关系都不差。他博闻强识,谈吐幽默,作为朋友来说,真的是很好的选择。我俩虽然意见不同,但因为他的性格,我俩的关系也一直没有搞僵。

嗯,这是我们俩的合影。这是在旧金山。嗯?帅?是啊,他那时确实很帅。我再给你们找一些。

这是他讲话的样子。他讲课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。

这是在吕州。

这是在北京。

我们之间并没有解不开的结。上了年纪以后也越来越懂得这个道理。我俩的关系也可以说是越来越融洽了。而且他也教会了我很多东西,某种意义上,他也是我的精神导师。

他后来犯了错误——人都会犯错误的,其实也怪不得他——那段时间算是我们工作的一个特殊时期吧,我那时日子也不好过,每天被时局逼着回想自己以前有没有干过什么出格的事。但我也有了机会反思,我平时是个不太反思的人(笑)。越反思自己我就越觉得他很可惜。终于在心理上,我俩达成了和解。最后他被带走的时候,我心里希望他能早点回来。

这并不是洗白。有的错误洗了也是没用的。他回来以后我开始给他发短信,然后俩老头就一块儿回忆几十年前。

我还留了他给我回信的短信截屏。有很多,就不一一给你们看了。

这是我最近给他发的一条短信了。他回复说最近卧床。因为他一向没生过病,我也没往心里去。现在想想,我要是去探望一下就好了。

人世无常啊孩子们。”

我发现这位大叔笑的时候很可爱,一不笑了马上就显得很可怕。他的声音真迷人。我都能感受到那种悲伤。可是,他的表情却什么都没有。

我下意识就去看坐在第一排的他。可惜啊,我看不到他的表情。只是感到他仰着头,听得好认真。他一定和我一样,心里感慨良多吧?

“我俩去美国的时候都还很年轻。我是个农村出来的愣头小子,都没坐过飞机。我吓得要命。他特淡定。我说这是在飞啊,掉下去死了怎么办?他笑着回答我说:想死都不容易。

我后来经常想起这句话,我觉得,有道理啊。我们每天就这么活着,吃饭睡觉,上班开会,这里跑跑那里跑跑,哪里那么容易就死了。

可是人都会死啊!不是只有我这种老东西会死,在座各位这么年轻,这么美好,将来都是要死的。死亡并不是很遥远的。

那时他笑着跟我说想死都不容易,我也觉得他真命大,遇到那么多人那么多事,最后虽然丢了些身外之物,他人还是好好的。可是他竟也突然地就走了。我觉得像在做梦。

我们的友谊迟来了太久,结束的又太快。生命其实真的很脆弱,人说没就没,就是眨眼间的事啊。

这世上的事情,除了生死,其他的都算不得什么。所以我想告诉同学们,如果有什么事想做,就去做吧。否则当死亡来临,只是徒然地感到不甘心,可是什么都晚了。

抱歉我的题外话说了这么多。我只是希望,同学们的人生不要留有遗憾。谢谢大家。”

我茫然地跟着大家鼓掌,脑海里又响起了贝加尔湖畔的旋律。

多想某一天 往日又重现
我们流连忘返 在贝加尔湖畔
多少年以后 往事随云走
那纷飞的冰雪容不下那温柔
这一生一世 这时间太少
不够证明融化冰雪的深情

眼眶湿了。

我莫名地伸出手来,向着他所在的位置。

我一定要告诉他。

评论(6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