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网球

脑洞向

喝醉的阿非:我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

吕若男夫妇:谁?

阿非:八……

第二天

吕若男:我看你脸色也知道这事不太光彩,断袖之癖到底不太正常

李亮:天地既然分阴阳,为什么要打乱它呢?他公正廉明,是值得人仰慕,但绝对不是爱慕

阿非:哦

八贤王:谁说我不值得爱慕?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