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网球

浮危道同

李达康×高育良
脑洞来自 @日不落_余粮充足 请毒水老师安心肝文

高育良是一株芦荟,但是他是一株有思想的芦荟。因为他有名字。人或许会心血来潮给自己的动物起个名,给植物起名的却少,带姓的更少。所以高育良与众不同傲视群雄,不,群草。秋天要到了,高育良刚换过盆。初栽的幼苗还不能见光,但高育良已经是这个阳台上的老植物,可以安心霸占着阳台上日照最好的地方。他根系庞大,叶片长而厚实,短小坚硬的刺点缀着他深绿色的躯体,极为美观。过去的夏天他总要受点皮肉之苦,主人会掰断他的叶片,涂抹小主人被蚊子叮咬了的位置。如今家里装着空调,冷得像冬天,还点着蚊香,蚊子轻易不过来走动。高育良不喜欢屋里透出的冷气,但也乐得自在。

秋天了。高育良明显感到屋里的冷气开小了一些。有一盆像他一样全是刺的东西被放到了他旁边。高育良感到自己受到了侵犯,不想理这个新来的。新来的看起来比他还要硬,刺甚至更多,但是颜色不好看,看着枯枯的。新来的也不理他。两天以后高育良想,既然大家同在阳台,应该互相体谅沟通一下。他尝试着开口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李达康。”

高育良肃然起敬。他竟然也有姓名。

“那么李达康,你的刺为什么这么多?”

“我是仙人掌,仙人掌就是这样的。”

哦,仙人掌。高育良很渊博,也很能接受新知识。他摇了摇自己的叶子:“仙人,你是神仙吗?世人都晓神仙好,我不是人但是也知道,神仙是很好很好的。所以你刺才这么多,是吗?”李达康似懂非懂地举起一把刺抓抓头顶:“可能吧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身边多了一位仙人,高育良觉得很有面子。他就努力把最长的叶子伸到李达康身上,摸了摸他的叶子。“李达康,你真硬。”“是吗?我觉得挺好的。”李达康也摸了摸他。“哇,感觉你水好多啊。”高育良被他扎了一下,破了个洞,晶莹的液体渗出来。“你轻一点好不啦,很痛欸。”

高育良告诉李达康:“你听过刺猬的拥抱吗?”李达康摇着叶子:“没有,那是什么?”高育良心平气和对他讲:“就是有两个都是刺的家伙,抱在一起,然后扎了彼此一身刺。很难受的。他们就说,我们得保持距离。”李达康抓抓头:“抱在一起?怎么做到的?”高育良被问住了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李达康伸开叶子:“我们又抱不到,无所谓啦。”高育良想,有道理啊。

“为什么你是瓷盆呢?”高育良留恋地看着李达康的盆,“我一直想要一个。”李达康看他:“什么是瓷盆?”高育良没有回答。他后来听主人说了,瓷盆容易烂根,泥盆对通风好。他问李达康:“你是仙人,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呢?”李达康说:“我不是仙人,我是仙人掌。你知道什么叫掌吗?就是手。”高育良再次肃然起敬。他看看李达康,一点也不像主人的手,可是他说的好有道理。就算是手也是仙人的手啊。高育良又探出一根大一些的刺去摸摸他,感慨道:“真厉害。”

有一天李达康把小主人的手扎了一下,小主人威胁说要主人来把他挖走。两株植物不安地看着彼此。“老高,我要走了,”李达康说,“主人要把我挖走呢!”高育良很难过,好不容易见到一个仙人。“没事,你是仙人,你可以长回来,长得比阳台还高,我就看见你了。”李达康说好,他张开叶子:“我能不能抱抱你啊?”高育良很惊讶,他说:“好啊,你是仙人,一定有办法的。”李达康努力向他探过来身子,根都从泥里拔了出来,靠在高育良身上。高育良疼的所有根都抽动了一下,可是他没有抱怨。李达康弯起叶子抱了抱他。高育良身上留下了许多刺。

“再见啦。”

高育良在阳台上,看见李达康的瓷盆摔碎在花园里的地上。他想,还是泥盆结实啊。李达康扎了小主人,或许是想抱他呢?人类好难懂。

评论(83)

热度(21)

  1. 糖衣酥脆一个网球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深水区
    我糖你刀,四舍五入是一个品种(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