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网球

天高地厚

副标题,汉东大学某男生宿舍搞事之梦
一如既往地有毒
@深水区_日高蓝 来吧👏👏👏

沙瑞金腾地翻到了上铺。然后就听到李达康哀叫一声。“我床要塌了。”“东来还没说话呢,你先嚷嚷上了。”赵东来从下铺探头出来看他。“舍长,我有话要说。”“你闭嘴。”“听见没,一点都不皿煮,真是一霸手。”李达康叨叨着。

李达康的床和沙瑞金的挨着,由于联动性太好,每次沙瑞金跳床时四张床都在同步晃动。对面高育良就说李达康床上那半杯水跟上了月球似的乱飘。李达康在墙上贴了非常抢眼的墙纸,黑色的世界地图,看着别提多有范儿了。“以李达康为参照物,世界是腾飞的。”高育良说。虽然本意是吐槽床的剧烈晃动,但李达康总能把他的话扒掉一层再找出一层:“就是说全世界只有我不动弹呗?”高育良一脸高深莫测地喝了口茶。

开学换季,赵东来竞选读书会会长没选上。“黑幕,绝对的黑幕。”侯亮平一边玩手机一边表示了关心。一看他表情就知道肯定又在和女朋友聊骚。“七夕过了好几天不虐狗了行不行?”祁同伟问他。“我七夕那天就没和小艾通话。”侯亮平放下手机喊冤。“但是你的存在本身就是虐狗。”陈海一针见血,因为宿舍里只有侯亮平脱单了。侯亮平举手投降,“不说了。这年头狗比人狂。东来你那读书会到底啥情况啊?”

赵东来打湿一条毛巾擦着脸:“啊?没啥啊,没选上。”他吐吐舌头。祁同伟眯眼:“太丢人了,你退群吧。”宿舍里刚出了俩部长,高育良的研学部部长和沙瑞金的体育部部长。“黑幕。”侯亮平一口咬定。沙瑞金进来听见了只言片语。“东来,咋回事?”赵东来随口说了。“我觉得那个读书会也没什么用,你在别处肯定比在那里发展好,要不你退了吧,来我们体育部,我给你开后门,让你当副部。”“卧槽大佬不带这么作弊的呀。”祁同伟嚷嚷。

季昌明突然出声:“来我们配音社吧!”配音社本身和社长老季一样没有存在感,社团部统计量化项目时都没把它算进去。人太少了,不到二十个人的社团都得不到校方承认,而配音社一共只有三个人,两个是帮老季撑场面的陈海侯亮平。老季一发话,猴子马上也叫唤起来:“来来来,京剧社保你前途无忧,现在什么最吃香?传统文化——”“卧槽怎么还跟我抢上人了?比倒立吗?”沙瑞金一拍胸肌,锵的一声。李达康一哆嗦,摸了摸自己脖子。

“老季,你那个配音社比我这个读书会还没前途好吗?就三个人,明年肯定就撤销了。”赵东来嘟囔。老季激动了:“明年撤销我也得站好最后一班岗,你们都加进来,就有八个人了,再帮我宣传宣传,人就凑够了呀。”“拒绝。”一向不参加任何活动的李达康说。刨去上课和兼职,李达康就连吃饭都要别人带的,“把李达康弄出宿舍”已然成为宿舍最难办十件事的头条。然而老季平时笑呵呵的,一旦认真起来特别惊人:“我今年的目标就是光大我配音社,为此我倒贴钱也可以。”

陈海侯亮平互相看看,没接话。舍长的职责之一就是拯救冷场,于是沙瑞金说,“可以,写份策划来看看。”季昌明就真开始写。一时所有人仿佛都被感染了。李达康也从上铺探头出来:“老季,玩真的啊。”侯亮平一拍大腿:“我在某宝收藏了几个设备,老季你点头我就买。”“先不急。”季昌明抬头看沙瑞金,“你们都会支持我吗?”“要先看你的策划。”沙瑞金说。“我们都去拉人,或者去学校外头接广告拉赞助。”陈海说,“在表白墙上宣传宣传什么的。”“单纯,”高育良说,“人家凭什么赞助你?自己先做出成绩再说。”

赵东来想出了主意,“咱们读故事或者配广播剧吧!放到网上,如果火了就行了!”李达康泼他冷水:“我觉着咱们声音都没什么特别的。”沙瑞金说,“欸,不要妄自菲薄嘛,你声音很好听呀,东来也是,读诗的时候特别有感觉。其实你们声音都挺好的。”李达康露出“就算你夸我我也不会开心的”的表情。“读什么?”“管他读什么,让达康写就行了,汉大一支笔嘛。”“喂喂喂!我天天兼职都忙死了。”李达康的兼职是当家教。试讲的时候高育良陪他去了,大别墅,小花园,贵族小孩。李达康抖得像筛糠一样。高育良在一边气定神闲打量着家里摆设。讲完了通过了,但是那小少爷明显对高育良更有兴趣。李达康一边暗搓搓嫉妒一边觉得是高育良救了自己,请他吃了一顿食堂里最贵的牛排盖饭。

“我们这算是创业吗?”祁同伟问。之前为了应付大学生创业比赛,他们把所有不靠谱的点子都想遍了。高育良说可以卖眼镜,绝对的暴利行业,就几个玻璃片子,什么专业技能也不需要。大家一起鼓掌。后来赵东来说开甜品咖啡店吧,也是暴利,更重要的是自己可以免费吃,还可以趁机撩妹,眼镜有毛线用。大家再一起鼓掌,沙瑞金一锤定音,育良你开眼镜店赚了钱就投到东来店里,然后我们大家一起去免费吃,大家鼓掌。高育良怎么想都不划算,于是这事黄了。他们还撺掇过侯亮平祁同伟去街头卖艺,甚至于让舍长大人出卖美好的肉体他们也想了,舍长听见以后抓着李达康,强迫他倒了个立,当天李达康哭得像个智障。

“就是创业。”老季拍板。祁同伟说,“就是纯自己乐的,有什么意义?又不挣钱。”“不懂了吧,就是图一乐呢。”侯亮平说。祁同伟撇嘴:“我境界没那么高,只想要钱。”赵东来激情满满地反驳:“我们这几年不能荒废啊,得干点什么呀,人得有希望,有梦想!”沙瑞金拍拍他的肩,“附议。咱们得搞点事情。”

“我就想把配音社搞起来,让它发展壮大。”季昌明低头继续写策划。李达康哼一声,“你先试试能不能说服我加入你们,再去外头拉人吧。”李达康的愿望很“简单”,“我想那个小孩喜欢我。然后今年能拿奖学金。然后然后希望能在知名报刊上发表文章。哦最好能保研!”大家一起咋舌。“做人不能太贪心!”“我没有。”李达康委屈。高育良是不屑于出去找兼职的,一直就在些乱七八糟的网上发表评论和各种文章。“希望能出本。”他高深莫测地说着推了推眼镜,没有回答大家“什么叫出本”这个问题。

陈海抱着个大吉他:“今年能学会就好了,又放了一年了还没学会。”他手里还有把笛子,如果全学会的话一个人就是一支乐队。“哎呀时间永远都不够用,不管是学习还是玩,时间太少了。”侯亮平从上铺伸出一只手来拍他:“为什么时间不够?因为快乐的时光永远是稍纵即逝啊!这充分说明你暗恋我。”“暗恋个小饼干。明天吃牛排不带你。”“好的,下次不要抱怨没有对象然后来求我给你介绍。”“猴子明天我请你吃螃蟹。”

赵东来看看沙瑞金,沙瑞金看看赵东来。“想进步吗?”“必须的。”“来我们体育部?”“嗯,行吧。”“让你当副部。”“好啊。”侯亮平拍手:“我见证了一起腐败。”

没人听到,大家的注意力都被李达康的一声惊叫吸引了。“卧槽卧槽,赵叔叔给我涨工资了!还说他小孩喜欢我!”他放下手机喜极而泣:“他说从我正式上班起,那个孩子就说‘爸爸我去给老师开门’!我的天我要哭了。我真是太幸运了,他们家这么有钱对我还这么好。”

高育良懒懒地应着:“是啊,海景别墅呢。”

“祝贺祝贺。”老季放下笔鼓掌。

祁同伟嗷地一声吼出来:“中国队!一比零乌兹别克斯坦!”

全宿舍都疯了。“卧槽中国队赢了还有什么做不到!来来来朋友圈鸡汤走起。”打开一看已经刷的差不多了,高育良懒得跟风,挨个去给他们点赞。然后鬼哭狼嚎的,一屋子人都唱上了。沙瑞金赵东来在那儿怒放的生命,猴子在那今日痛饮庆功酒,还不好好唱,唱一会互相飚起高音来了。

闹到了零点。赵东来把沙瑞金摁床上了。“舍长对不起嗷,我们想给你个惊喜。”“这惊喜还是惊吓啊。”“主要他们也摁不住你。”灯关了,蛋糕上了桌。赵东来趁黑在舍长胸肌上撸了两把暗爽。“舍长生日快乐!”把人放开了。其实没必要摁倒呀,还不是假公济私?大家一起分蛋糕,李达康依旧懒在床上,沙瑞金作势要倒立,他才下来了。唱生日歌,唱完中文唱英文,唱完英文开始瞎jb唱。

最后什么情况呢,大概就是隔壁宿舍来踢门,然后都被奶油蛋糕砸出去了。

评论(56)

热度(23)

  1. 瓦咩一个网球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政法三杰呜呜呜呜呜……
  2. 糖衣酥脆一个网球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深水区
    实力清纯不做作!活在台词里的老小赵!(乱舞高歌庆功酒~